废话博主
在等一个小孩

自杀?

完全自我的发泄。

老豹和他的朋友们。

鲸落。

被老东按着糊的守护甜心play。
p2我的
p3老东的

画老东的蛋的时候满脑子雅典娜差点被打爆。

今天直播的oc和之前没画完的雷安。
录了线稿和上色的视频,明天传b站。

我腿图基本上没完成的也不会往下画了,大部分只涂了脑壳的都是上色试验。

是个懒人。

最近沉迷FF14,今天凌晨拉着老东老白在海都站街,被好心(部分试图烹饪拉拉肥)玩家投喂了牛奶和苹果汁,在西拉诺西亚的时候一个小姐姐给我和老东搓了两个小白短袖,给老东搓了一个绿油油的帽子。
这游戏太好玩了,玩家互动都没什么隔阂感,大家都很可爱(´-ω-`)
不过我们拉拉肥真的不好次,我们想长高高ヘ( ´Д`ヘ)

在我看来倒是没怎么注意过喜欢我讨厌我的究竟是哪部分人,因为他们不可能喜欢我一辈子也不可能讨厌我一辈子,大家都只是生命中互相的匆匆过客,何必留下什么痕迹呢。

但是这也改变不了我对一部分人打心底而来,充满浓厚恶意的仇视,讨厌的东西就是很讨厌,改不了,你能让一只蜗牛在盐水里游泳吗?

啊呀我真的是要疯求……这才九月底太原冷成这个狗样子还怎么活哦……

我:我觉得雷狮挺适合玫瑰花的,红玫瑰,好看还扎人。
亲友:安迷修适合向日葵。
我:阳光吗?
亲友:不,面对雷狮的时候花盘就是个瓜子加特林。

我该说什么,牛逼。

探头探脑。

1 / 15

© Leopard豹 | Powered by LOFTER